陵园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陵园资讯 》 陵园资讯

论风水观(术)对中国传统丧葬文化的影响

风水观理论构成于中国古代社会,在当今工业文化社会,因其不契合机械因果论曾被斥为迷信,为众多学者所不能承受。作为关于环境选择的风水理论,本质是关于阳宅住居和阴宅卜葬的环境生态学,因其植根于中国传统习俗文化之中,在阴阳宅环境选择上历来遭到高度注重。东南亚、日本以及海外华人社会也因受儒道释思想的影响,风水观在这些社区也不断十分盛行,经商、置产、卜葬等简直都离不开风水术。


由于工业化的飞速开展,城市化步伐加快,人口剧增并呈老龄化老龄化趋向开展,加上中国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使得一些地域殡葬中呈现死人与活人争生存环境的为难场面。关于近13亿人口的中国,以及注重生也注重死、注重阴阳宅风水传统文化的中国人来说,近2000年的风水文化对殡葬的影响不可低估。因而,如何剔除中国风水文化糟粕并发扬其精髓,顺利推进我国现代殡葬变革,使我国殡葬完整推行火葬,对骨灰盒的处置做到既不占用土空中积,同时又能开拓新的景色区及旅游景点,重塑城市的绿色气氛,又使生者对死者寄予哀思,这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


一、风水观概念及其思想来源


风水观,又称堪舆术,是中国先民对生存及死后栖息环境条件的选择。中国古代的风水思想是在选择生活环境的过程中逐步开展起来的景观评价系统。在中国古代,人们以为风和水的分离,就构成万象滋生、生物繁衍的环境。从古到今,人们把兴隆发财、多子多孙的吉凶与风水好坏联络起来。风水思想不是古人凭空所造,风水术的产生遭到中国原始文化和先秦诸子百家及其后学者们自然哲学思想的综合影响,其中下面两种观念影响较深:


1、灵魂不死、天人合一观


灵魂不死、天人合一观是中国古代自然哲学的重要命题,也是儒道两家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答复。它虽由汉代董仲舒完好提出?天人之际,合而为一),但它孕育于《周易》及儒家的生态思想并在老子、庄子的道家思想中得到开展完善。天人合一在《周易》中是以与天地合其德的理想来表达的。《周易》的六十四卦象整体循环意味了宇宙一切自然现象、生物和人事的变化过程。道家老子以为天、地、人、生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他以为人和自然都遵照着道所固有的运动规律,而道自身的运动规律?周行、复命,即循环演化。庄子以为天在内,人在外,德在乎于!意义是自然是内在的实质,人为是显露于外的东西,高尚的道德就在于顺应自然,因此人们不应为了追逐虚名而消灭自然的事物,而应遵照自然规律,懂得人的行为所止的界线,格守自然之本性而不迷失,以求返朴归真。老子与庄子都十分强调作为自我循环的自然系统在动态过程中的谐和、稳定与调和,主张把自然界的这种自然情况作为人类社会所追求的理想形式。他们重复强调天道自然无为,人道应服从天道,顺应自然?导?尬??拍无为而无所不为。因而风水观继续了上述天、地、人、生各大系统自我循环、谐和稳定的自然哲学思想。在人地关系上,风水思想又不同于人定胜天、人是自然界的主人及天文环境决议论等观念,风水思想追求人、自然及人与社会的调和统一,并以为调和是到达侥幸和富有的康庄之路。


2、天人感应、阴阳五行互补观


风水术思想另一重要思想本源在于天人感应、阴阳五行互补观。原始风水思想以为世间一切事物都由阴阳分离而成。阴和阳是宇宙间根本的两种力气,生物生长、人类自我繁衍、森林的生长、风、雨、雷、电自然现象等这一切生命和非生命现象都是阴阳分离的结果。阴阳分离的场所是生气汇集之处,也就是风水宝地,有了阴阳也就有了生命,它是****开端的根源,阴和阳的关系并非矛与盾的对立关系,而是一种互补、互助,相依为命的共存的关系,是世间的基本关系。


《周易》的卦术中以为阴阳两极的活动构成自然循环流转,这一思想具有一定生态学合理内核,它论述了日月运转、时节更替、生命机体的生长、成熟、衰老、死亡等一切对立事物的循环转化。老子则以为天人是相通的,不只生物界有循环、新陈代谢,而且大自然、地表层也有循环和新陈代谢,大自然若阴、阳之气,则循环无方,聚散相求,细蕴相揉,盖相兼相制…屈伸无方,则运转不息,这或许是****生态系统循环论。老子以为阴阳是宇宙演化过程生生不息的内在动力,由于二者的作用而推进自然循环往复、不可穷尽的运动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正是这些阴阳循环流转的思想方式和思想为古代风水观奠定了天人感应、世代轮回坚实理论根底。老子也特殊强调尊重本人、尊重生命,把生命存在的价值提到远远高于名与货位置之上。庄子继续了老子尊重生命的准绳,以为生命重于一切名声、利禄、珠宝乃至天下。老、庄的这一思想深深影响了风水观中的厚养薄葬思想,以致在西汉一段时期厚养薄葬之风盛行。


另外,儒、道生死观对风水思想的产生开展也有深入影响。孔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道家把死看成是一种休息,即息我以死,从而取消了生与死的对立,既然死是一种休息,因而风水观特别看重死后长眠的场所,它请求这些场所依山靠水、阴阳谐和、静谧平和。道、佛俩家主张超生死、得摆脱,这一主张也对风水观中灵魂不死、祖先有灵思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灵魂不死、身体不灭以为灵魂必常住身体而超生,人们超生死得摆脱的道路不是圆应寂灭,而是身体成仙,此种观念自先秦以来就已存在并不断影响着风水观的开展,因而后来的风水思想特别注重死后身体入土为安并能得到一块葬身之地,希冀经过阴阳轮回早日转世回到人世。


二、风水观对中国传统丧葬文化的影响


风水术对阴宅环境选择的注重水平,自它产生的那一天起就从未被轻视过。相反,随着历史的推进它被愈演愈烈。风水术在汉代已相当盛行,东汉以后已将墓地的好坏与生者的贫富贵贱联络起来,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墓地风水术已构成系统的理论,呈现了大量风水术方面的著作,出名的如郭璞的《葬书》。晋代郭璞在《葬书》中对风水作了如下解释: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造风聚气,得水为上,…故谓之风


水。上述乘生气藏风聚气其实就是中国风水文化中对阴宅自然环境选择的请求。乘大自然之生气,并以良好的自然环境寄予了逝者对将来美妙生活的希冀追求和生者对逝者的哀悼。风水观作为对环境选择的一门方术固然传播数千年,但由于历史缘由,不同窗者对它的评价持有不同、以至截然相反的观念。


1、风水观在理论界的评价


风水观是迷信还是科学的争论自五四运动以来,特别是文革期间,风水观连同诸子百家学说一同遭到了批判。梁启超断言阴阳五行是中国封建迷信的大本营,把中医、风水、针灸都打入封建迷信。尔后风水天文仅活泼于乡间民俗之中。


盖凡存在的事物,均有其存在合理性。风水观亦如此。国内外再次兴起了风水热正阐明了这一点,因而我们应辨证地看待风水观。笔者以为,风水既是科学,又具有迷信的成分,是科学与迷信、艺术的杂合体。风水产生于远古时期并开展至今不但未消亡,反而呈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其基本缘由是风水观有合理的科学成分。风水研讨证明,它从避凶趋吉的需求动身开展起来的景观经济文化系统,风水术与生态学、经济学、土壤天文学等科学亲密相关,同时,风水术还具有艺术性和美学方面的合理成分。。中国历代的城市选址,规划规划,园林的建筑艺术,许多出名陵寝建立,都包含了科学性和精妙绝伦的合理性,这些高超技艺和思想使西方生态环境专家、城市天文学家都叹为观止,一些西方学者以至将中国的风水术誉为东方文化生态、环境景观学、东方文化景观学等。


因而,我们对几千年的风水观不应一棒子打死,应用科学的办法去研讨它,去伪存真,不能让中国这一传统珍宝葬送在我们手中。


2、风水观对我国传统丧葬文化的影响


古人具有灵魂不死、祖宗崇拜等信仰观念,因而对阴宅的陵墓选址不断是古代风水理论中的重头。风水文化的数千年沉淀对当代中国以至东南亚及海外华人社区的殡葬观念有着根深的影响。风水术对理想墓地普通请求具有以下两个特征:即统一调和:风水思想以为天、地、人、生四大系统是一个有机统一体,请求有一个山清水秀、排水良好的环境;风水观还以为调和才干绝处逢生、趋利避害。对称平衡:普通好的风水地请求具有不发作剥蚀或堆积或四神砂构造、且具有对称性。这种对称平衡详细表现为有山有水、有高有低,中轴线平面规划要对称调和。上述二个请求实践上包含了现代天文学和生态学的许多科学原理:对风水地请求环境中多项自然天文要素的有机谐和,即有良好的地质、地貌情况、良好的水文气候因子、适中的土壤和生物物种;各项因子必需统一谐和,构成一个有机调和的生态环境,这样的环境才具有更大的稳定性。阴宅卜葬地若还有四神砂构造的启齿小盆地相配则更能进步墓地对扫墓者的崇敬感,因此也是一种景观生态和景观心理分离的空间组织。


风水术兴起后,历代王朝上至君王,下至黎民百姓,在其卜葬风俗中无不烙上风水术的烙印。历史上帝王将相的陵墓环境选择,风水术影响表现得淋漓尽致,例如北京明十三陵便是服从风水术的典型构造。以长陵为例,其背后的天寿山为玄武,十三陵盆地出口大红门东侧的左青龙为龙山,是一个根本作南北延伸的单斜山,其上出露坚硬的石英砂岩,酷象蜿蜒的青龙,右白虎称为卧虎山,则是由假背斜构成的几个单斜孤丘,很像蹲坐的老虎。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墓──孝陵的选址亦是在风水理论指导下,对陵区的景观和生态小气候停止了严厉选择。它具有卧龙状的独龙阜为底景,能挡淮北吹来的冬日寒风,左右还有称青龙白虎的两座丘阜砂山,这样三面环山,一溪中流,前有底景的盆地,环境绝佳,林木苍郁,冬暖夏凉,自古圣人便在此结庐建寺。再如唐朝出名高僧玄奘的衣冠墓西安出名的大雁塔,它座落于古长安的东南方,南面是雄伟的终南山峰,古城之北是泾渭二水,东临曲江,古时清亮的曲江碧水于塔前蜿蜒而过,组成一幅烟水明丽的动人景观。陕北黄陵县黄帝陵的风水轴线重新被人发现,这些都阐明了风水术对丧葬传统文化的重要影响。


潮汕地域古墓建筑范围较大的地都镇御葬翁梅斋墓也受风水观较大影响,它被以为是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中重要的风水宝地。另外汕头大学后侧的锦绣庄氏潮汕始祖妈-----庄翁氏墓,呈狗眼形四神砂构造,该墓被以为是桑山众多出名墓穴中的佼佼者。出名天文旅游学家陈传康先生剖析以为该墓分金线不正对朱雀,而是整个四神砂构造正对朝山。这种风水构造与帝王穴位分金线正对朱雀不同,不是福荫承嗣一脉,而是福荫整个宗族,以至外亲。民间以为锦绣庄氏,包括其外系的兴隆传说便与桑埔山这个神奇的穴位有关。目前,清明与冬至来这里扫墓的国内外庄氏后嗣成千上万纷至沓来。诸如此类绝佳的风水墓地的例子不胜枚举。


另外,风水观对阴、阳宅的环境选择上讲求拆成,即依据环境条件更好地组织空间,并有所布置。在墓地选择时假设不具备前述两个条件,后代可人为将原有环境改形成有山有水、静谧调和、对称以及四神砂构造的风水宝地。历史上有些都城的迁移都根本遵照拆成的风水原理,如曾发作隋唐长安分开汉朝的长安城向东南迁建于稍高处,是为了求得更好的生态环境。


当然,风水观念亦有许多陈旧以至迷信的观念。例如,在民间,人死后丧家请风水先生依据死者年龄、性别、生死时辰等推算避忌生肖、出殡时间,写出安宅、定灵、灵门等一系列符咒,并用朱笔点过引魂幡、避忌牌,然后又按照风水术中的寻龙、点穴、观砂、察水等过程,选定一个藏风聚气结穴之处,将穴点定,然后请人按阴阳先生所定穴位挖墓。另外风水观念反映社会的身份等级,佳穴需有福命才干起到福荫作用,贵宅需与福人才干相应,不同等级的人应用不同阴阳宅风水构造,否则必需作相应的拆成处置。因而风水术中这些迷信思想不利于今天的身体文化建立应加以批判。


三、风水观在当前殡葬变革中的影响和作用


往常,风水术重新盛行于国内外,并成为国内外华人经商卜葬活动中不成文的指导思想,陈传康先生以至还提出风水现代化观念。但是,在风水长期开展过程中,陵墓风水的一些合理内核被局部风水师故弄玄虚,从而使一些风水术变得斑驳陆离、荒谬不稽。因而发扬风水观思想之精髓,去其陈腐,并用于正确引导当代殡葬观念的变革,有着严重的理想意义。


1、当前中国殡葬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土地糜费严重


目前中国殡葬带来的环境问题,特殊是死人与活人争土地、争景色区及殡葬惹起的环境后患问题已非常突出。截止1995年底,我国总人口到达121121万人,1995年底全国死亡率为57‰,因而我国目前每年死亡人数不少于900万人,其中5/8为土葬,3/8为火葬,每年耗资100多亿元,木材100万m3。按土葬均匀占地5m2/人,火


葬2m2/人计算,每年用于殡葬占去的土地为31Km新加坡疆土面积仅为610Km也就是说20年内中国殡葬所占土地相当于一个新加坡国度的疆土面积,这还没算由于人口基数的增大而使死亡人数相应增加的那局部。久而久之,几十数百年后,山清水秀的广阔乡村和城市中处处呈现坟墓云集、碑冢参差时,我们的子孙将发现他们行将死无葬身之地或将与我们,即他们的祖先争抢安息之所,若此我们又怎能在公开安息长眠?因而我们如今应对殡葬占地问题引以足够的注重。入土为安的风水观念、重阴宅和土葬风俗、经济的相对富有而教育又相对落后等要素使得一些地域将大把的钞票都投向阴宅风水地建筑上。1987年底仅温州市滥造坟墓就达11872座,其中一些椅子坟每墓占地10-50平米,每坟破费几万到几十万,构成青山坟墓成群、石灰水泥的白化污染的破碎景观,既糜费钱财又糜费大量土地;1992年温州地域一年就修坟墓3万多个,耗资2亿多元,占地80公顷,有的坟墓修得如宫殿普通,华丽堂皇、范围庞大。


目前我国城市人口过密化已相当严重。按城市内非农业人口和建成面积计算,我国城市人口密度已超越11,160人/Km其中上海、成都、重庆、武汉等10多个城市都超越了20,000人/Km2;其他主要大中城市人口密度也已超越了****公认的人口过密城市──日本东京、大阪。人口过密化,意味着人均占有土空中积和空间减少。相反,在自然死亡率相对稳定条件下,人口基数的增大必然惹起城市人口自然死亡数增加,因而处理我国城市中殡葬与土天时用之间的矛盾已火烧眉毛。


公墓区规划不合理,景观破碎严重


目前我国公墓区大多应用历史因循下来的墓区,而在落后乡村和山区殡葬建立中简直没有停止统一规划。一些落后的风水观使得一些地域殡葬中各占山头及良田沃地,并人为地使其周围土地大片荒芜,招致墓区土地糜费严重。少数死者亲属受攀比陋俗的影响不惜重金为死者购置风水宝地,随意选择墓穴位置,使得这些区域景色大煞,构成无人过问的死角或视觉污染,更重要的是有损景观的完好性。苏州作为上海亡人的天国,往常已有70多万墓穴占领了数十个山头。


由此可见,我国当前殡葬问题集中表现在滥用土地、糜费林木、挥霍钱财、损坏景观等方面。这在一定水平上障碍了我国城市经济开展。因而,施行殡葬及殡葬观念的变革已势在必行。


2、风水观在殡葬变革中的作用及我国殡葬变革趋向


目前我国殡葬问题已较为突出,特别是在人口多、土空中积锐减的人口过密化城市中已显得十分锋利。关于注重阴宅风水传统文化的中国民众来说发扬中国风水文化的精髓,使风水观顺应现代经济开展而转变为现代风水观是处理上述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从而促进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开展。


进一步推行火葬,文化素质较高的城市区域倡导树葬


当前,在全国普遍推行火葬是殡葬变革中迫切的问题,也是当前殡葬变革的一大壮举。火葬由于洁净、卫生、占空中积小、费用低、环境后患小等诸多优点已根本被大多数人在心理和行动上所承受,因而火葬在全国推行已具有较为坚实的思想文化、心理和物质根底。风水观的中心观念是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这种观念几千年来深入地反映在入土为安以及老子的返朴归真的伦理观中。生与死是人类的主题,特别是受风水思想影响极深的中国民众,他们强调老有所养,死有所安,对死者的留念缅怀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因而,风水观念请求具?孝道文化传统的生者们能为亲人的遗体及骨灰找一块可以安息的风水宝地,希望逝者能在黄泉之下安息;同时也希望这片风水宝地能为生者带来福荫。

在教育水平较高的社区和城市,殡葬变革的另一重要措施是倡导树葬,树立生态园林公墓。树葬就是在公墓里,生者为死者植一棵树,在树前挖一深坑,将骨灰直接葬入树下的泥土中。树前留一墓碑或编号,以便留念。这样骨灰直接入土,不用骨灰盒,既不会形成环境后患又成为树木的营养滋养植物,真真做到入土为安。因而树葬与风水思想中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合一不约而同,契合广阔中国人的风俗和心理,值得倡导宣传。骨灰复归泥土,成为生态系统中生物地球化学循环的网点之一,它既契合生态循环再生的根本原理,又契合风水观中若阴、阳之气,则循环无方,聚散相求,细蕴相揉,盖相兼相制…屈伸无方,则运转不息的阴阳循环论和世代轮回观念。


从环境维护的角度看,树葬既不占地又绿化荒山,不会形成环境后患,有利于土地的持续和永续应用。同时,我国每年死亡人数将近900万人,因而假设我国全部推行树葬,每年植树将近900万株,加上这些树遭到死者亲人和公墓管理人员的精心呵护,成活率很高,这将大大促进我国的森林绿化建立。再者,树葬的推行也有利于废除迷信,倡导节俭节约、厚养薄葬的新风气,对身体文化建立有着严重意义。


树葬厚养薄葬风俗并非今天才被提出,早期的风水观中就存在树葬厚养薄葬的思想。孔子生前慕古不修墓,而其弟子在其墓地上广植不同树种以此来缅怀留念他,以此寄予哀思、感谢师恩。汉晋时期人死后即植冢树以示留念之风,已在民间极为盛行。风水思想继续了老、庄?生命重于一切名声、利禄、珠宝乃至天下思想。因而在一段时期内风水观主张厚养薄葬,以致三国时期曹氏父子都主张厚养薄葬。由此可见,风水观中含有许多至今还具有十分积极的思想,我们应适时适地地加以宣传和发扬。


上千年的中国风水观念请求具有孝道文化传统的生者们能为亲人的遗体及骨灰找一块可以安息的风水宝地,希望逝者能在黄泉之下安息;同时也希望这?风水宝地能为生者带来福荫。风水观的这一传统思想正好与倡导树葬思想相吻合,值得倡导和发扬。随着人们对生死问题的科学了解,在自愿的根底上,倡导从葬骨灰盒到直接埋骨灰入土,这样既不会有环境后患,又到达了真正的入土为安、返朴归真。倡导家眷在死者骨灰上植树一方面是对死者的凭吊,另一方面又是对生者的抚慰。由此可见,这是火葬变革根底上又一重要有效的变革措施。建国后我国的指导人中有不少伟人为这一举措树立了楷模,如周恩来、朱德、邓小对等逝世前就嘱托其亲属将骨灰抛向大海及他们曾经工作过的中央,而有的指导人逝世后请求将他们的骨灰撒在松柏等树根下,以滋养万物、福荫后世。


应用风水观拆成原理将荒山陡坡化为风水宝地


经过传统风水文化的引导,对荒山荒地停止生态修复和生态建立,使人死后疾速进入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发明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是我国殡葬建立可持续开展的必然选择。


风水观对墓穴的环境选择通常请求有山有水且地形土壤通气排水良好。这样的环境通常被以为风水宝地。在不具备上述条件的天文环境古人常运用风水术中的拆成法。依据天文环境情况更好地组织空间,并停止恰当的布置,或者将不利的环境经过恰当的时空重新组织和改造,使其人为地转变为新的意义上风水宝地。因而,城市中在将难以应用的荒山秃岭规划为新的公墓区时可应用风水术中的拆成,原来生态条件恶劣、植被掩盖率低、水土流失严重的荒山陡坡,经过现代化建筑技术,人工地将其建立成为有山有水、环境宜人、安静平和的公墓区,以至可人为地构筑青龙、卧虎、朱雀、玄武构造,以便契合死者生前与天地合二为一、入土为安及其亲属所信仰的祖先有灵、灵魂不死传统心理请求。这样既维护了城市生态环境,又增加了城市休闲文娱景点。


风水观既是一门科学,又掺杂了一些封建迷信思想。但它已浸透并扎根于中国民众心灵深处。正确熟习中国古老的风水思想中关于人与自然调和统一的精华,这才是科学而明智之举。这关于缓解当前的环境危机、谐和和改恶人与环境的关系,正确引导当前我国殡葬变革具有严重的理想意义。